【日記】6/19

第一次在這裡寫些日記,就是些令人頭痛的煩惱,像是吉米在Pierrot說的「歌詞的意義只要我懂就好」,但我是覺得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說些什麼啦。



學期結束(雖然有些作業還沒寫完),過了無所事事的一天,昨天兩點就上床睡覺了,今天卻兩點才起床,整整睡了十二個小時。本來以為疲倦可以得到些恢復,但卻在剛剛突然又頭痛了起來。
一直以為自己找到了想前往,該前往的地方,也為此感到高興。但仍舊對那個地方感到恐懼,我真的有資格,有辦法到達嗎?最可怕的事情就是,一直以來支撐著自己的東西,在一夕之間全數崩毀。當想前往的地方突然消失了,我又該往何處去。
而且,隨著時間流逝,我也越來越沒有辦法把時間花在思考上,而是該把時間花在實際行動上了。失去了想前往的地方,依舊要繼續前進,停下腳步是不被允許的。

留言

秘密留言